頭圖加載中...

loading

印加路上的紅塵繁花—2017年10月yucca在秘魯亞馬遜

  • 出發時間/2017-09-22
  • 出行天數/21 天
  • 人物/ 和朋友
  • 人均費用/50000RMB

題記

我們的亞馬遜雨林向導簡稱Will,是個愛鳥達人。

大約凌晨4點,他把我們從偽裝木屋的大通鋪上一個個拎起來,開始黑暗中的叢林徒步。

這條路在白天走過,所以談不上害怕,雖然晃動的手電筒加深了恐怖片的氛圍,視線朦朧,但是你可以更清晰地分辨周圍的一切聲響,腦補出此時此刻陪伴在身邊的飛禽走獸。

Will的手機嗷嗚!嗷嗚!……地叫著,動靜驚人,熟知他套路的我們大至也能猜到他想勾搭的是哪種鳥。果然,過不多時一個黑壓壓的身影撲棱著翅膀從頭頂掠過。

“在那兒!”調到最強光的手電筒照著白花花的一片樹干,但除此以外,我什么都沒看見。茫然無措中,Will已經連續發出了幾遍Shoot的指令,我只好端起相機瞄準最亮的地方按下快門一通盲射……當我驚訝地發現,鏡頭里居然真的Get到了這只白眉毛貓頭鷹(Crested Owl)的時候,那種心情是興奮!……而無語的。
這……也……行……

早起的原因是要趕到一個叫Blanquillo的地方,徒步后我們乘船在 亞馬遜河 上迎來了美麗的日出,然后繼續穿越雨林。溫度在一路攀升,我們有時從密密麻麻的蕉葉中擦身擠過,有時在參天古木的斑駁樹影下跨過溝壑。

終于對面迎來了一個和我們相同的生物,對方笑著拍了拍Will的肩膀,打了個招呼。我確定自己不通當地語言,但我就著他們興高采烈的神情自動翻譯了對話。
“它們今天來了么?”
“沒錯!”

我們來到一片相對開闊的空地上,在一面百米長的土墻上方,已經匯集了數不清的鸚鵡,它們或在空中盤旋、或枝葉間徘徊,最后小心翼翼地落在土墻上舔舐,開始一場饕餮盛宴。
一時間眼底盡是鮮亮生動的羽色,花舞翩纖……這就是亞馬遜熱帶雨林帶給我的最驚艷的記憶。

這篇游記是南美之行的下半部,接續上一篇“西經90度南緯1度的地獄和天堂”( 厄瓜多爾 加拉帕戈斯群島 ),另附上 墨西哥城 的轉機一日游。

庫斯科—海拔3400米的印加都城

我們從加拉帕戈斯的海平面上起飛返回 基多 ,然后馬不停蹄地轉飛 利馬 ,歇宿一晚再飛 庫斯科 ,24小時內,海拔拉升了3400米。
3人居然沒有一個高原反應,幸甚。

在克丘亞語中, 庫斯科 意為“肚臍”,也有世界的中心的含義。古老的 庫斯科 城位于安第斯山脈海拔3410米的山谷中,從11世紀起作為印加帝國的都城。當年印加帝國的版圖由現今 阿根廷智利 的北部, 玻利維亞秘魯厄瓜多爾 的全境,延伸至 哥倫比亞 的南方為止,它的形狀就像是一頭美洲獅,而這里就是 獅子 的心臟。

秘魯 幾乎所有城市的中心都有一個廣場,而且一律命名為武器廣場。

武器廣場邊上的教堂群包含3個教堂—主教堂(The Cathedral)、神圣家族教堂(耶穌瑪麗亞教堂,The Holy Family's Church)、勝利大教堂(耶穌會教堂,The Triumph'sChurch)。
左側鐘樓的瑪麗亞. 安哥拉 大鐘是 南美洲 最大的教堂大鐘,其鐘聲能傳達至40公里以外。

印加帝國對這片高原的統治只維持了400年,直到十六世紀初被 西班牙 人征服。這些教堂建于 西班牙 殖民時期,把 西班牙 的文藝復興建筑風格和印地安人的石雕藝術融為了一體。

重點是中間的主教堂,也就是耗時132年建成的 庫斯科 大教堂,現在是 庫斯科 城的標志。我很遺憾由于時間安排的失誤,沒有給這個地方留出更多的參觀時間,這是我認為整個行程里最值得駐足細看的教堂。

教堂無論建筑還是木制品、金屬制品都是巴 洛克 風格的杰出典范,以教堂中17世紀末建造的高壇最具有代表性,總重1250公斤,全鍍銀的。除了珠寶和銀器,大教堂收藏了 庫斯科 藝術學院的300多幅油畫,包括混血藝術家馬科斯· 薩帕 塔的最后的晚餐,這幅畫有明顯的本土化痕跡,耶酥面前的盤中餐食變成了一只烤 荷蘭 豬。
教堂內部不允許拍照。

手握權杖的印第安人雕像,好像是在向神明祈禱。


我們在 秘魯 要找的向導也在武器廣場附近,從一個小巷子進去, 里面有個小院子,旅行社扎堆,其中大部分都是我在攻略時見過甚至寫信聯系過的,看著格外親切。

秘魯 的游覽項目主要有:圣谷(各種路線)、印加徒步(多種方案)、 馬丘比丘 、亞馬遜叢林(3個地區的不同方式)以及 庫斯科 城的市內游。
其它行程可以直接在當地拼團,印加徒步和亞馬遜叢林則受出發團期的限制,需要和旅行社提前預訂并支付30%的訂金。付美金。

和向導會面后,還剩下半天自由時間。我們原意是想租倆車上山去薩克賽瓦曼Saksaywaman,結果被廣場上的推銷給抓住安利了一番,坐上了這種雙層的城市觀光車。
觀光車的行程大約3個小時,在主城里溜達一圈后上山,主要的景點會稍作停留,車上的導游用西語和英語交替講解。
我們以為這種觀光車可以在任意想停留的地方下車, 比如 Saksaywaman,瀏覽完景點再等下一輛,實際證明我們是異想天開。

觀光車在兩個地方浪費了很多時間,一是動物園,要單收門票,實際上我對關在籠子里的動物十分不感興趣,另外就是全體拉個圈圈和當地老者做了個祈福儀式,算是個入鄉隨俗的體驗。

這座位于山坡上的圓形古堡——薩克賽瓦曼Saksaywaman,聽起來很像性感女人的發音,它是印第安人最偉大的工程之一,從這里可以俯瞰整個 庫斯科 城。
古堡大約從15世紀70年代開始修建,耗時50多年,直到 西班牙 殖民者入侵都還未完全竣工。

在此,印加人與 西班牙 殖民者再此展開過最激烈的一次斗爭,可惜棍棒不敵火藥,印加人橫尸遍野,引來成群的安第斯禿鷲,因此,現在 庫斯科 的軍裝上有八只禿鷲的標志來緬懷這一慘劇。

古堡高處有3座塔,在古堡最高處形成現代戰爭非常整齊的三角形,地下還有用石頭徹成的網狀地道,地道與3座塔樓相通,形成了一個四通八達的防御工事。

羊駝是 南美洲 安第斯山脈的動物代表, 秘魯 大約有13萬只,占全世界數量的一半。羊駝有兩種,毛長脖子短長得像綿羊的叫Alpaca,而圖下這種毛短脖子長長得像駱駝的叫Lama,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草泥馬。
秘魯 的羊駝織物非常有名,如果下次有機會再來,我會多留點購物的時間在 庫斯科 ,挑挑羊駝斗篷和圍巾什么的。
羊駝肉也是如國內如羊肉般普遍的風味美食,然而我還是被朋友圈Diss了,羊駝這么可愛你怎么可以吃羊駝……

山寨版的救世主基督像,形似,但規模當然無法與 巴西 里約熱內盧 的世界七大奇跡相比。

從山上俯瞰 庫斯科 城。據說這座古城依照美洲獅的形狀而建,頭部正是位于安第斯山脈的薩克賽瓦曼神廟,中部是印加王宮,尾部則是貴族的住宅。

這是一座名副其實的石 頭城 ,城中到處都是這樣狹窄的石板街道,在11世紀印加帝國還不算發達的時候古城開 始興 建,500年間見證了印加王朝的繁榮與衰落,直到16世紀被 西班牙 人攻破,雖然經過戰爭和地震的破壞,一些印加時代的老街、宮殿和房屋還保留著。

圣谷—印加人的智慧和帝國傳說

關于印加的起源有很多神話傳說。

印加人原本是生活在 的的喀喀湖 的一個部落,傳說中他們的祖先是“太陽之子”阿亞爾四兄弟和四姐妹,有一天受到太陽神的啟示,手持金枝行走于安第斯山脈間,尋找一塊安居立業的沃土。

但是他們的探尋之路既不團結更不順利,其中弟弟阿亞爾卡奇因天生神力而遭遇妒恨,為兄弟姐妹所害,后被神靈解救成為了神鷹;阿亞爾烏丘和阿亞爾奧卡也未能修成正果,在路上變成了巖石,只剩下阿亞爾曼科和他的姐妹最終在高山峻嶺中找到了一個寬敞的谷地。這個山谷三面環繞著高大而陡峭的山峰,終年積雪,南面是一條狹長的 通道 ,烏魯班巴河與阿普照里馬克河蜿蜒而過,匯成了 亞馬遜河

阿亞爾曼科將太陽神賜予的金枝投入谷地,并在這個地方修建了神廟印蒂瓦西。

比較接地氣的版本是,大約在公元6世紀,安第斯山區及沿海地區生活著100多個部落,其中有4個主要部落:艾馬拉、莫契卡、普基那和克丘亞。其中克丘亞部落居住在庫斯笠谷地,是四個部落中較為原始的一個,但是它善于吸收別人的成就,使自己迅速發展了起來。印加人是克丘亞族的一支,創造了發達的文化,建立了“印加帝國”。

庫斯科馬丘比丘 之間這片被烏魯班巴河Urubamba River——契川話叫圣水Willkamayu沖刷出來的谷地是印加文明的中心區域之一,是曾經的帝國經濟政治軍事文化中心。

如果想從容地游覽完圣谷的幾個主要景點,包括皮薩克Pisac、 歐雁臺Ollantaytambo、欽切羅Chinchero、Moray梯田……至少需要兩天時間,可以選擇包車、或坐火車, 庫斯科 也有賣小巴票通往Pisac等景點。

我們由于行程緊張,跟了一個旅游大巴車,從 庫斯科 出發,先到達欽切羅Chinchero、然后參觀Moray梯田、Salinas 鹽田 ,最后在歐雁臺Ollantaytambo棄團,乘火車前往熱水鎮Aguas Calientes——這是登 馬丘比丘 的必經之地。

本篇游記共含24305個文字,348張圖片。幫助了游客。 舉報
相關目的地:秘魯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
北京28开奖近500期